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書網 -> 玄幻魔法 -> 晚唐浮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六章 投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乾寧元年十一月初二日,同州長春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邵樹德有些尷尬,王妃折芳靄竟然來了,巧笑嫣然地與陳氏坐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氏是個淡然的性子,但在王妃面前,還是說了很多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現在是夏王媵。圣人賞賜下來后,邵樹德幾乎在第一時間將其納為第七位媵妾,也是自己的第十位姬妾——嗯,名額還沒用滿,還有三個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氏的外命婦封爵仍然是魏國夫人,在一眾媵妾里都算高的了,因為她們大部分都只有郡夫人的封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更別說,陳氏還有四位一起賞賜過來的宮娥服侍了,這排場,不愧是圣人的嬪御,裴貞一都比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見邵樹德進來后,二人一齊起身行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接到愛妃過來的消息,我很驚訝,安邑那邊一切安好?”親兵上前幫助他卸甲,邵樹德找了張胡床坐下,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平安無事!闭鄯检\說道。說完,看了一眼邵樹德,眼睛頗有責怪的意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邵樹德不敢和妻子對視,打了個哈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氏也看了一眼邵樹德,大帥回瞪了她一眼,陳氏嘴角咧起,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王去南陽……”折芳靄說到這里有些躊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她是個很聰明的女人,知道夫君南下的目的并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唐州的威勝軍姓邵還是姓折,不用多說,如今要打朱全忠,沒有南線的策應是不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唉,我太難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王若南下,何不將義從軍也帶上?沒藏氏忠心耿耿,南征北戰,多年來已有十余沒藏氏子弟捐軀沙場。橫山、青唐二都,勇猛善戰,若隨軍南下,更添安全!闭鄯检\不再猶豫,道:“一旦有變,有天雄、義從二軍扈從,則安枕無憂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邵樹德驚訝地看了一眼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唐鄧殘破,襄陽也不甚富裕,金商更是窮山惡水,怕養不起這么多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幾個月總養得起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養是養得起……”邵樹德嘆了口氣,道:“也罷,只能苦一苦襄陽、金商百姓了。不過既然義從軍也南下,這計劃就得重新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南下唐鄧,當然不是孤身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實上作為軍政首腦,同時還是夏王,這會排場是越來越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府一些機構要派人跟著,陳誠、趙光逢二人也要去一個,隨軍出謀劃湊——他們也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整個團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護衛親兵、嫡長子的教師武師、數量眾多的信使、儀仗隊伍、日常起居服侍人員等等,人數眾多,規模龐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都這樣了,可以想象皇帝出行該是什么排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輕車簡從當然不是不行,但容易與后方聯系不暢,同時也達不到部分目的——南下,本來就不單純是軍事行動,也有政治意味在內,要讓唐鎮軍士知道他們的老大聽誰的,而這個老大的老大還很有威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總之,將近兩千人的隊伍還是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支隊伍走到哪里,就得當地接待,花費可不小。若再帶上義從軍八千人,開支確實蠻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征戰之事,妾不懂,只知道個大略,就不在夫君面前獻丑了!闭鄯检\笑道:“猶記得早年剛成婚時,軍用不足,夫君夙夜憂嘆,后來出外征戰,所獲甚多,不也解決了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一樣。申、光二州,精窮精窮的。張全義方來數月,怕是還沒整頓完畢,地方上難有起色。搶掠也很難搶到足夠的東西!鄙蹣涞抡f道:“我打張全義,還不是手拿把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折芳靄一笑,道:“陳夫人是襄陽人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标愂蠎艘宦,仍然文靜地坐在那里,表情無甚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妾來長春宮,將夫君隨行所需的儀仗、庖廚、郎中、侍女都帶來了。陳夫人既為襄陽人,夫君不妨帶上吧,便當歸寧了!闭鄯检\又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陳氏才入手月余,邵樹德本來也沒打算現在就召她服侍,不過夫人說了,便點頭道:“也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襄陽陳氏,在當地還是有些影響力的,但也僅止于襄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背后其實反映了一個特殊的現象,即皇權的衰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巢入關中,僖宗幸蜀,諸王也跟著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上的何淑妃,就是東川梓州人,應是入蜀時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昭儀李氏、陳氏,她們的家族在地方上可能影響力不小,但放眼整個天下,卻又有些不夠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宮官裴貞一,也只是遷到長安的裴氏的分支的分支,若不是跟了邵樹德,聞喜裴氏會重視她嗎,也未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裴氏、韋氏、杜氏家里都有“好貨”,但都拿來聯姻世家大族了。圣人詔選美人,公卿將帥家族固然要送女入宮,但卻未必送嫡女了,有的干脆不送,你能奈我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說起來,還沒武夫的刀把子管用呢,王珂能娶得裴氏嫡脈女,圣人就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天晚上,邵樹德宿于長春宮,與折氏說了半晚上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日,在親兵的護衛下,帶著大隊車馬,又返回了藍田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順義軍七千步騎繼續東行,往虢州方向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銀槍都返回朔州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雄軍已經南下,義從軍則在藍田整軍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西邊傳來消息,抓獲李匡威幕僚、判官李抱真,已檻送京師。前后俘獲神策軍潰兵近萬,請示如何處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邵樹德下令,此萬人全部發往豐州,興修水利,開挖溝渠。在京中有家人的,一并發配,充實豐州戶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套平原,后世一直到清末才大舉開發,主要原因在于黃河還未改道,取水灌溉沒那么方便,故需花很大力氣開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多年來一直在做此項工作,如今得了這些神策軍爛人,正好再加一把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征蜀之事,圣人正在召開延英問對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據報,圣人很不情愿,害怕遭到羞辱。但事情已經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了,劉崇望出任劍南西川節度使已經是板上釘釘之事,無法更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一月十一,邵樹德與嫡長子分乘兩輛馬車,在義從軍的護衛下,前往鄧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挑在夜間出行。雖說這么大的動靜很難掩人耳目,但能瞞一天是一天,盡量晚讓朱全忠知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別了,長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邵樹德有些遺憾,他還沒來得及問陪侍他近月的幾個至德女冠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還是別問了,說出來大家都尷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得出來,她們前來服侍都是被迫的,應是十六王宅使王彥范使了什么手段。尤其有個二十七八的婦人,看著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見過,邵樹德更不好意思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相忘于江湖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軍迤邐而行,沿著商山道慢慢開進,其間走走停停,等待補給,于十一月下旬抵達了商州理所上洛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商州刺史成汭出城數里相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平靖關城內,趙匡璘將一做行商打扮的中年漢子引入了書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虞候,好久不見!壁w匡璘定定地看著此人,臉色無悲無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!趙使君富貴了,便忘了昔年老兄弟!敝苡莺蛘{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人名叫周通,先帝在世那會聚眾起事,攻鄂州。杜洪率軍與其戰,大勝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通率殘部遁走后,先投秦宗權,后見秦勢日衰,又轉回去投杜洪。杜洪也不計前嫌,任其為幕府虞候,并吞其部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通現在也沒什么野心了,娶妻生子后更是斷了不切實際的念想,安心在武昌軍為將,為杜洪奔走、廝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說廢話!杜洪遣你來,怕是寄予厚望了吧?”趙匡凝冷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趙使君投了新主,這說話的氣勢就不一樣!敝芡ㄐΦ溃骸白屛也虏,你是投了折宗本呢,還是投了邵樹德。應該是后者,厲害啊,趙使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匡凝不再說話,就瞪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罷了!敝芡〝[了擺手,道:“我家主公遣我來問,若投過來,可保得鄂帥之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投誰?”趙匡璘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通臉上有了笑意,道:“你果然投了邵樹德,你個吃里扒外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話不是這么說的!壁w匡璘一點不動氣,說道:“折帥亦遵夏王號令,我等皆夏王掾屬,何必分得那么清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確實,折宗本不值得投靠。垂垂老矣,還被丁會壓著打。要投,便投夏王,我家主公也是這個意思!敝芡ㄒ荒樫澩谋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朱全忠不行了?這么長時間,都沒派人來救?”趙匡璘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應是不太行了,光想著搶奪地盤,正事一點不干!敝芡▏@道:“看起來,他也有點顧忌楊行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若讓楊行密進鄂州,你和杜洪都得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誰說不是呢。吳討投向楊行密,結果刺史寶座沒了,換了淮將瞿章!敝芡o奈道:“說得好聽,什么畏懼鄂兵,主動獻印歸降,騙三歲小兒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夏王寬厚仁德,不至于如此行事!壁w匡璘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便是看中了夏王這點!敝芡ㄕf道:“若夏王愿保我主繼續出鎮鄂州,愿以鄂、安、岳、蘄四州來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盡說大言!壁w匡璘冷笑道:“岳州鄧進思、蘄州馮敬章能聽杜洪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說的什么話嘛!敝芡ㄐΦ溃骸拔抑魇俏洳姽澏仁,鄧、馮二位將軍亦遵奉杜帥為主。此番與淮賊大戰,諸州都出兵了,都是一家人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趙匡璘不再和他糾結這個問題,道:“此事我做不了主,還得稟明夏王殿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銆愯鐪燂紝鏈榪戜竴鐩寸敤鍜挭闃呰鐪嬩功榪芥洿錛屾崲婧愬垏鎹紝鏈楄闊寵壊澶氾紝  瀹夊崜鑻規灉鍧囧彲銆傘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省得、省得!”周通笑道:“只要夏王愿意襄助,武昌軍四州唯夏王馬首是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助你?趙匡璘心中一哂,大軍來了,有些事情就沒那么簡單了。(未完待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樂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又黄又湿又刺激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