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書網 -> 網游動漫 -> 知否從袁家庶子開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一章計劃有變與盛家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吃過了晚飯,袁大娘子拿出了一張寫好的文書,上面詳細記錄了,兄弟三人分了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并未在意這些,之際接過來之后,就交給了自家娘子,袁維信夫婦見此也沒說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正事也辦完了,也是時候回家了,在回去的路上,袁文殊對明蘭道:“娘子,我們明天一早就去看祖母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,今天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,我還以為明天去不上了呢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這算什么大事啊,對我那兩個哥哥來說是件大事,對于我來說,只是可有可無而已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蘭聽了之后,并沒有頭說什么,因為她知道,自家官人說的都是實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今自家是侯爵府了,每年都有幾百萬兩的進賬,說句不該說的,自家每年進賬的銀子,都比整個伯爵府值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到家之后,袁文殊夫婦二人進了房間,明蘭發現,自家官人的情緒不高,像是有什么心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官人,怎么了?我看你回來的時候就有些不對,是想到什么煩心事了?”明蘭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真是什么都瞞不過娘子,其實也沒什么,我只是忽然有些傷感罷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我能理解,父親為何非要分我一份,他其實就是想著以后,我能幫襯我那兩個哥哥一把,而之所以傷感,可能是我想的多了,我的要求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官人,其實,我們不該奢求什么的,我們其實從來都是這樣的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呀,對于我們來說,確實不應該奢求那么多,其實我倒也不是為了我自己,而是為了我那可憐的母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,我記得我跟你說過,我母親是為了我才自殺的,所以我這輩子,最感激的就是我母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分家,我只是忽然想起了我的母親,有些為她不值罷了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官人,你可能是鉆牛角尖了,婆母可能從來沒有后悔過,她若是求什么回報的話,當初也就不會那么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好比我娘當初,要我去壽安堂一樣,若是我當初,沒有在祖母膝下長大,恐怕結果也不會有現在這么好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娘子你說的倒也是,算了,不提這些了,把單子打開看看,看看分了多少給咱們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,這一路上我早就想看了,就是一直沒有機會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看著自家娘子的背影,一時有些出神,因為他直到今天才發現,在有些方面,他越來越像這個時代的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要是放在以前,他根本不會傷春悲秋,因為那和他這個穿越者無關,但是如今不同了,這可能就是,娘子帶給自己的改變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想著呢,自建娘子就回來了,高興的打開了單子,夫婦二人就這么看著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娘子啊,果然不出我所料,整個伯爵府的東西加在一起,都沒有咱家一年進賬多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蘭白了袁文殊一眼道:“你以為誰都和咱家一樣,有這么多銀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已經不少了,比起我們盛家來說,已經多出好幾倍了,雖然和咱們家沒法比,但是也很多了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娘子你喜歡,那就都給你算了,留著當私房錢吧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呢?這可是官人你的祖產,怎么能交給我呢?不行不行,絕對不行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著自家娘子一臉的認真,袁文殊只好道:“好好好,不給你行了吧?說說怎么還著急了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娘子你不要,那就給咱們兒子留著,反正這些東西,以后也都是他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蘭本來還挺高興的,在聽到袁文殊接下來的話之后,瞬間就不好意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等了一會,沒見自家娘子說話,等他一看自家娘子那不好意思的表情,他瞬間就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說到兒子,娘子啊,你看天都這么晚了,咱們是不是該休息了?畢竟兒子可是件大事,那可耽誤不得啊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蘭還是不好意思開口,袁文殊一看,這不說話不就是默許嘛?那還等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疾風驟雨永無息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崩地裂不能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昏天暗地不知時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日上三竿戰且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毫無意外的,夫婦倆的計劃泡湯了,他們今日去不上盛家了,袁文殊起得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趕緊讓人去盛家知會一聲,就說臨時有事去不了了,雖然知道,這樣多少有些失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啊,誰能想到睡過頭了呢?再加上昨晚征戰不休,袁文殊今日都是強撐著起來的,就更別說明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自己能起來,讓人去盛家一趟,已然是用了很大的毅力了,這一點,從早上那一趟走形的太祖長拳,就能很容易地看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已經決定今天不出門了,那自己起來作甚?此時自然應該是回去陪娘子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袁文殊清理了一下之后,又回了房間,最后兩人起來的時候,這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睜開雙眼的兩人看到著對方,都笑了起來,不過袁文殊是高興的笑,而明蘭則是有些羞澀的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,我們睡了一天了,是不是該吃飯了?我可都餓了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好啊,正好我也餓了,那我們起來準備準備吧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聽了這話后,就準備起身了,不過在起來之前,可沒那么老實,自然會有些小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就導致,袁文殊都起來穿好衣服了,自家娘子還在榻上,沒有起身,而明蘭對于這一切的始作俑者,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袁文殊對此并不在意,反而微笑的看著自家娘子,然后大笑著出去準備吃的東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樣做的后遺癥就是,明蘭以怕耽誤明日正事為由,直接就把袁文殊趕到了書房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這個結果,袁文殊有些哭笑不得,他實在沒想到,自家娘子,竟然直接把自己趕到書房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怎么能難得住他呢?不到后半夜,袁文殊就悄悄的回了房間,嚇了自家娘子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這一晚倒是風平浪靜,并沒有起什么波瀾,因為今晚要是再起風波,那他估計就要在書房睡了,而且時間絕對不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為了今后的幸福著想,他也就只能讓今晚風平浪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第二日一大早,袁文殊夫婦就趕緊出了門,這昨天已經爽約了,今日要是再去晚了,那可就真是不懂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大娘子在聽到門子說,六姑娘和六姑爺已經到了,心里一陣著急,想要馬上見到他們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昨日雖然沒等來袁文殊夫妻倆,但是她卻等到了自己的華兒,從而得知了,自己女兒馬上就要去江南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現在可謂是心急如焚,想要趕快問問袁文殊,這到底是什么情況,安全有沒有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就是關心則亂了,其實想想就知道,袁文殊是不可能,讓自己的兩個哥哥去送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呦,你們可算是回來了,快,快進來!蓖醮竽镒涌吹皆氖舛粟s忙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番見禮之后,也該進入正題了,王大娘子也實在是藏不住了,于是趕忙道:“六姑爺,昨日我聽華兒說,她們要去江南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原來岳母您已經知道了,我本還想著跟您說呢,沒錯,我大哥哥和二哥哥都是要去的,置于二位嫂嫂,這我就不清楚了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真的要去?可是那邊不是在鬧反賊嗎?江南現在可不安全啊!蓖醮竽镒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岳母您不必擔心,我那二位兄長這次去的是臨安,那里可是勇毅侯府的祖地,安全是不成問題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加上有祖母的關系在,我想安全是絕不會有問題的,畢竟還是沾著親的不是嗎?”袁文殊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對對對,你們還沒見過婆母吧?你們快去吧,她老人家也怪想你們的,我去吩咐廚房做飯!蓖醮竽镒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二人見禮后,就從花廳走了出來,在去往壽安堂的路上,明蘭問道:“今日大娘子怎么這么奇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奇怪嗎?其實岳母今日很聰明,她算到,只要我們去見祖母,就一定會說起這件事情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我們在前,等咱們走后,她再去求祖母的時候,也更方便了許多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大娘子也真是的,這大姐姐,也是從小在祖母膝下長大的,祖母怎么會不管呢?”明蘭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說的是,不過這舐犢情深嘛,還是可以理解的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官人說的是,這做父母的,難免會為了自己兒女擔心,這也是人之常情!泵魈m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就這么一路有說有笑的,到了壽安堂,房媽媽一看二人到了,趕忙引著二人進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祖母看到二人來了之后,自然是一陣噓寒問暖,接下來就是祖母和明蘭的情感大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袁文殊只是在一旁隨聲附和,過了大概半個時辰,這祖孫倆才算是結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等著急了吧?這人老了,難免有些嘮叨!弊婺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祖母您這說得是什么話?你的歲數哪里大了?依孫兒看,那還年輕的很哪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個小皮猴子,真會哄我這個老太婆開心,行了,該說正事了,我聽說,你二位兄長要去江南?這事兒是你安排的吧?”祖母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,您真是料事如神啊,確實是我和舅舅提前商議好的,讓我大哥去臨安,當上一任知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至于我二哥?就去江南大營,常駐在臨安府周邊,是不會有危險的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危險我倒是不擔心,不過你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要知道,江南可是敏感的很啊!弊婺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,孫兒之所有這么做,也是為了給我們兩家上一道保險,留一條后路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您當初之所以跟家里鬧翻,想必也是因為這個吧?以當時的局勢看,無論是那兩個誰上來,徐家都不會有好結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雖然風云變幻了,但危險還在,現在的官家自然是沒什么,不過那位太子可就說不好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段時間,官家對一些事情,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,這些其實都出自那位太子之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孫兒這么做也是未雨綢繆,畢竟對于這位太子殿下來說,任何危險他都會處理掉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你這么做,西北那邊是個什么看法?”祖母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,秦國公對這件事情,其實也是心存疑慮的,不過他老人家最后還是同意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為顧廷燁的關系,將來那位太子殿下,必然會重用北方,這對我們西北來說,可不是什么好消息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現在跟江南結盟,也是提前做好準備,若到時候真有個什么風吹草動,也好有個防備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你說的有道理,不過就是有些太冒險了,現在畢竟還是官家在位,你現在這么做,還是太惹眼了!弊婺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祖母,我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,因為自打上次江南的事情之后,其實我已經躲不開了!痹氖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時局如此,如之奈何啊,不過平日里行事,還是要謹慎些,小心為上!弊婺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孫兒記下了”袁文殊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你心里已經有了成算,那我這個老太婆也就放心了,一會走的時候來我這一趟,我給江南寫封信!弊婺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見禮之后就出了壽安堂,本來明蘭是不打算走的,不過這回來一趟,總是要見見父親的,所以就一起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晚上,袁文殊二人從盛家出來,就回了自家府邸,在路上明蘭道:“官人,事情當真已經這么兇險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子放心,眼下還沒到那個程度,只要英國公健在,一切就都不會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依著現在的情況看,英國公還硬朗得很啊,最少三五年之內,是不會有問題的”袁文殊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蘭聽了之后也沒說什么,不過情緒明顯有些變化,袁文殊見此也沒多說,因為有些東西是必然發生的,自家娘子有些準備也是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回府后,難得的沒說什么,而是直接進入了正題,除了必要步驟之外,這解題的速度很快,遠超平日里的速度。不過這題倒是解開了,下一門可就困難多了,這門功課一直忙到了三更時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7017k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又黄又湿又刺激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