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書網 -> 其他類型 -> 掌珠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一章 誰簡單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面色陰沉,方才五弟那一拳不是捶在地上,仿佛錘癟了他半張臉,打掉他所有的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皇上命您盡快去整軍,盡快出征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是賀太監出面,小心翼翼繞過轟然倒塌的御書房門,躬身說道:“陛下就不見大殿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沒有看到皇上,卻能感到皇上幽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爹對他失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撩起衣擺,對著御書房方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跪了下去,重重的磕頭,聲音沉穩:“兒子不孝,沒能管好弟弟們,阿爹,等兒子凱旋必能洗刷今日之辱,弟弟們遲早會理解支持兒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皇子嘴角抽了抽,好大一張臉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不會放過五弟創造出來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撲通一聲,二皇子給大皇子跪下,顫抖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哥,我以后一定聽話,您別用功夫打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皇子更是戲精附體,帶著幾分哽咽哭調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同二哥認舅舅還不成嗎?我們兩個不如五弟,擋不住大哥的拳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爹,求求您派人來教我功夫,我——我不想被五弟保護,五弟為我都吐血了,兒子想護著弟弟,孝順阿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三弟說得對,兒子也要操練起來,不能總是讀書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皇子連忙跟上,兄弟兩人這一次無比齊心合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不給他們一個公平待遇,他們不打算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瞠目結舌,張嘴說道:“二弟三弟別鬧了,你們沒有天賦,又不是練武的胚子,練武的苦,你們吃不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哥這話就不對了,不提尚在襁褓或是沒成年的弟弟們,咱們幾個一起長大,誰沒吃過練功讀書的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除了阿陽——不同天眷神子比,阿陽不僅有天賦,還很能吃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咱們在老家同別人家兄弟們打群架時,我同三弟也是沖在前面,幫著大哥揍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皇子得二皇子示意,聲音高亢了幾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時大哥都不一定能打得過我,大哥說練武苦,難道讀書不辛苦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同二哥能把厚厚的書卷讀明白,付出的辛苦不比大哥少,吃苦我們不怕,不怪父皇偏心大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哥是長子,特殊一點,我們不怨,誰讓我們都生得晚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爹,我們是您的親生兒子,不求同大哥一樣待遇,阿爹不會讓朝臣以為我們都是——都是后娘養大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滾!都給朕滾出宮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大怒,帶了幾分惱羞成怒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又無法同兩個兒子說什么,只能先趕出去宮去,眼不見為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兩位皇子殿下如同沒聽到一般,跪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爹還能要了他們的腦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日不借好機會求個阿爹的保證,他們兩個根本就沒有未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他們想法太天真,想著憑著擅長的領域拽下大皇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成了武道高手,對他們的性命威脅太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旦大皇子掀桌,他們豈不是任由大皇子宰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弟好歹能跑,也有阿陽護著,他們兩個沒有任何保命的依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該出征出征,該修律法修律法,老三該開文會開文會,你們所說的武道——朕會幫你們想辦法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先給兩個兒子畫一張大餅,畫餅這事,皇上擅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抿了抿嘴唇,率先出了皇宮,騎在馬上時大皇子回望金碧輝煌的皇宮,這一次出征,他只能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旦征戰不順,他在阿爹心中的分量都得降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皇子同三皇子在大皇子走后,跪在地上痛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哭聲悲切,又帶著幾分不平幽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哭聲傳進皇上耳中,皇上的腦袋差點裂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朕還沒崩呢,用不上你們現在就披麻戴孝做孝子賢孫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繼續哭,兩位皇子豁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昭陽殿中,楊妃仿佛能聽到哭聲,勾唇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若論不要臉,都是穆北玄的兒子,比其父不差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讓本宮的人看牢大皇子母族那群人,千萬別被大皇子麾下的義士們殺了,本宮等著他們繼續鬧下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兒這么一鬧,少了安國公,氣倒了太后,明兒他們放出來再鬧幾場,沒準穆北玄都要被氣昏過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以為所有鄉村出來的人一個個都是安國公同老太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妃今日可是很過癮,抽了穆北玄一記耳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沒打到,但是她是打了,劃傷穆北玄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御書房門前,大皇子同五皇子打了一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余兩位皇子不是省油的燈,以后穆北玄都知道兒子多的’好處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妃做得再多,穆北玄未必怕了,穆北玄的兒子們往他心口捅刀子足以讓他痛徹心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穆北玄一向是想做慈父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皇上是否會幫二皇子他們開啟丹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上哪去弄八品高手的真氣去?他那兩個兒子哭一哭,鬧一鬧,能多些好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穆北玄不給幾個高品高手教導他們,光靠畫餅,他兒子不會相信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妃拍著椅子扶手,笑容燦爛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宮里頭少了幾個高品高手,她的人行動起來方便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高品高手不是大白菜,穆北玄這幾年也沒完籠絡住幾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穆北玄本身不弱,高手少了,穆北玄的安全——楊妃暗暗琢磨是不是該進行下一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云薇入宮,你去,你去把她叫來,給阿陽挑媳婦嘛,我先看一看,穆北玄不敢說個不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妃瞇起眼眸,穆北玄做了那么多齷蹉事,精神狀態也不是太穩定……發揮余地可就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云薇怕是不愿意參合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楊妃嘆了口氣,“有本事的人,不為我所用,為我所用的,又沒有云薇的手段,真真是奈何,奈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出楊妃所料,二皇子同三皇子紅腫著眼睛出宮時,身邊跟了兩位武道高手,懷里揣了皇上賞賜的‘丹藥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按照皇上所說,先練筋骨,再養真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哭鬧一番,他們就能從阿爹手中得到好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他們真是太聽話,太相信阿爹畫得大餅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日,二皇子三皇子打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,會哭得孩子有糖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丹藥?不,只是一些養榮丸罷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重重的嘆了口氣,總算是把兩個兒子糊弄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罕見拒絕了今夜了臨幸后宮,一個人披著外衫坐在御書房的龍椅上,時不時看一眼尚未修好的大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星閃爍,涼風習習,四周一片靜謐,皇上顯得孤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是害怕孤獨的,不然不至于夜夜笙歌,恨不得每天晚上都有七八個女人侍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從小他喜歡熱鬧,剛滿十六就跑出去混了,拉幫結派,同兄弟們一起吹牛喝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他大哥還是山寨寨主時,他便同山寨上的頭目們打成一片,喝酒吃肉,玩女人,講葷段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否則他沒辦法在大哥死后,迅速掌握山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日,他本想去見紫宸宮萬氏,可大皇子把五皇子打到吐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去紫宸殿,萬氏不會讓他好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賢惠柔順的女人也受不了自己的幼崽被欺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無法替穆晨解釋誤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下在手,老子活成了孤家寡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突然開口,“去,把蕭首輔,金太傅——他們都不懂朕,金太傅又要幫阿晨說話,朕對阿晨已經太過偏愛,朕不能只有阿晨一個兒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郭太監躬身等著皇上的吩咐,心說,皇上還不糊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可能有些遲,大皇子站得穩還好,一旦有個意外——他都不敢繼續想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舅舅——叫來?!”皇上再次搖頭,苦笑道:“舅舅死了啊,他現在正享著兒子侍奉,孫子孫女圍著他,朕成全了他,同朕說話的人都沒一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要不傳召誠國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老狐貍?也好,朕身邊的老兄弟們,就他還敢同朕玩心眼,說說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一直警惕誠國公,沒忘誠國公還是他的結義二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川蜀王的結義兄長不過是面子上的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誠國公算是皇上領路人之一,在楊公麾下時,他郁郁不志,被高門顯貴看不起,誠國公沒少陪他喝酒解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直到阿陽拜師楊家女公子,他才算真正進入楊公的視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郭太監最后確定皇上的心意,“奴才出宮去宣召誠國公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安南伯,棲山侯,他們兩個也叫進宮,順便把朕藏的美酒開幾壇,再上幾個下酒小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陛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安南伯他們運氣真是好,皇上已經冷落他們好幾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晚皇上能宣召他們入宮,代表著皇上對老兄弟的清算應該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紫宸殿,五皇子在萬氏面前跳來跳去,拍了拍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,我一點事都沒,您還不知道四哥嗎?他沒來看我,證明他知道我不會受傷吐血,傷到根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娘信不過我,還不信過四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氏手中拿著針線做衣服,把猴子一般兒子當作一團空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還以為娘親在生自己的氣,乖巧蹲下身,將下顎抵在阿娘的膝蓋上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,別氣了,我真沒事,給大哥上個眼藥罷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身袍子是給我做的?是不是有點大?況且我已經有好幾身娘做的袍子了,都穿不過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給你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那就是給四哥穿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陽不喜歡這顏色,他矜貴得很,袍子上的絲線都要最好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氏嘴角噙著溫柔,眼角余光掃過疊得整整齊齊的兩套華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順勢看過去,好吧,他怎么會覺得阿娘不給四哥準備衣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他身上這身還要華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四哥已經是王爺,又不會親自同人打架,傷了根基后,四哥身體有點虛弱,更顯得矜持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一點不吃醋,一直覺得四哥值得最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整日練武,好料子給他穿都白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”這套衣服是送給大殿下的,你先別說話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氏用針抿了抿發鬢,盯著親兒子,說道:“往后別自作聰明陷害這個,陷害那個,別聽你舅舅那些個鬼話,同你阿爹封得勛貴少打一些交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只有一個念頭,你同阿陽都能太太平平封王就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皇上去了,我出宮隨你們就藩,在你王府住半年,再去看看阿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還是直接住在四哥王府上吧,兒子去看您就行!蔽寤首有χ{侃:“就藩后,兒子就自由了,可以去尋訪高手名師,留在王府的日子不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,我估摸四哥沒空孝順您,他是想就藩,做大哥的屏障,可四哥——昭陽殿那邊能放過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抿了抿嘴唇,嘆道:“今兒阿娘同那位一起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察覺到娘親氣色不對,五皇子改口:“兒子不說還不成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連我這個親兒子都想不到的事,別人就更想不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民間百姓把您同那位說成不死不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結果,好嘛,你們是演阿爹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虧著四哥提前暗示我,否則今日我得被嚇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兒子問一句啊,就問一句,您圖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圖她好看,圖她活成了我期望的模樣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氏放下手中的針線,衣服大體成型,主要縫合的針線都是她做的,剩下的活兒,萬氏打算扔給宮女們去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皇子不把她當娘,她還會一心一意對大皇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又不是下賤,沒有兒子疼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想破腦袋也沒想到從阿娘口中聽到這個答案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四哥說,阿娘比她明白,您不差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萬氏戳了戳五皇子的額頭,涼涼說道:“這事別聽阿陽的,他對楊姐姐始終帶著偏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因為在乎過,阿陽才格外上心,沒錯,就是上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陽在楊姐姐的事上,有倔強固執的一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您的意思四哥想證明給她看才頻頻針對她的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皇子揉了揉自己額頭,大人們的世界復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還是一心邁入高品鏡,追尋陸地神仙之路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府,安國公口中的酒噴了出來,咳嗽了好一會,說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羨打算明日去祭奠安國公?還要帶我一起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給自己上香祭奠,這還真沒見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默干脆自己動手為老爹擦拭嘴角,沉聲道:“不是安國公,是去祭奠皇父!;实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夜我會寫幾篇祭文明日燒給他,不過,父親千萬不可興起爭爵之心,安國公的爵位給他外孫正適合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又黄又湿又刺激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