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書網 -> 玄幻魔法 -> 相公有點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 第二十四章:初露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宇文跟易佳人分開后并沒有去書院,而是去找官媒了,他要登記相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報家里名號,媒官都勸他:“肖大公子,您還用來相親啊,快回去吧,別打擾小的們公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順朝找官媒相親的大多是平民百姓,官宦人家的公子小姐還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怎么就打擾你們公干了,我已到弱冠之年,卻還未婚配,你們是不是該對我負責?”肖宇文耍起了無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您要婚配,還不簡單,招招手,寧安城的姑娘可別擠破了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這樣說太不負責任了吧,男女婚配講究兩情相悅情投意合,我以后若婚姻不幸和離了,還得來找你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沒人這樣咒自己婚姻不幸和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他纏得沒辦法,媒官給他登了記。最后還不忘奉承一句:“那您這是準備找個什么樣的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毙び钗膿狭藫项^:“你們這是不是有個叫易佳人的姑娘來登記過?就安排我先跟她見個面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…”媒官頓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個公子哥真是夠可以的,追姑娘都追到這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您來晚了,那位姑娘說她初一、十五休沐,后天就是初一,我們剛給她送了一位公子的貼子過去了,約了后天見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初一、十五休沐?”肖宇文不解。易佳人不是在家賦閑嗎,天天都休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那位姑娘之前說是林家的下人,后來又到運祥酒樓點卯去了,每月初一、十五休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肖宇文大徹大悟,難怪這段時間郭勛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,然來是這么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謝過媒官,他就往運祥酒樓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上沒錢,叫了壺清茶,找著郭勛的位子,在里面坐了一天,沒費什么功夫就在那些戴著面紗的女孩子中,把易佳人找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佳人也沒去招惹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傍晚時分,鐘秀坊的王掌柜突然帶了幾個異國人過來,其中有兩個是之前在鐘秀坊定衣料的波斯國人,他跟兩個波斯人打著手勢,讓他們在樓下坐著,自己上二樓找富掌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富掌柜在二樓有間小包廂,她平時就柜臺后面坐會,乏了就去小包廂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掌柜敲門進去,垂手立著:“富大掌柜,易姑娘今天在嗎?有點事想麻煩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富掌柜靠在坐榻上,腿上蓋著條緞面褥子,欠了欠身:“找她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段時間她招呼跟波斯人做的一樁買賣,人家今天來取貨,要再定一批,就想著還是麻煩她去幫忙招呼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來了沒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來了,就在樓下等著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吧,我跟你一起下去看看!闭f著富掌柜起身了,她也想見識見識這個姑娘的本事,出門她吩咐金燕把易佳人找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個人到樓下,之前那兩個波斯國人脫了帽子上前跟他們打招呼,易佳人也用波斯語互相給他們翻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幾人落坐,兩個波斯人向易佳人介紹了自己的朋友,兩位大食國的商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佳人用生澀的大食語跟他們打招呼,還好他們聽得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雙方聊了半天,易佳人才搞懂,這兩個大食國的商人也想定一批絲綢,但是量比較大,鐘秀坊的紡染工期又比較長,他們想壓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佳人翻譯這些語言都吃力,還得跟他們談判,費了不少腦筋這樁生意才談下來。簽了契約,兩個大食國人交了一千兩定金,才算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宇文坐在遠處喝著茶,臉上似笑非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生意談成了,富老板也對易佳人高看了幾眼,難怪兒子會為了她跟人打起來,當下她就獎勵了易佳人五十兩銀子作為傭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拿著五十兩銀子,易佳人覺得自己開譯館的決定是對的。今天她就要把這銀子還給郭勛,好讓哥哥不用在他面前覺得低人一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快到晚飯的點,店里客人越來越多,一席難求,肖宇文只點了一壺清茶,自然就被店里的女小二請出去了,這里畢竟不是茶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也不覺得臊,移步到對面蒸餅攤,花十個銅錢要了兩個蒸餅,坐在那等著易佳人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啃著蒸餅,吹著西北風,看著郭勛下學回來在店里圍著易佳人轉,肖宇文覺得該接個大活賺些銀子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店里打烊,他跑到后門去截易佳人,她卻和郭勛從前門走了?此麄兩狭笋R車,肖宇文啐了一口:“切,像只蒼蠅一樣,盯著人不放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車上,易佳人拿出了白天富掌柜賞的五十兩銀子給郭勛:“這個給還給你,以后的我再慢慢還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哪來的這么多銀子?”郭勛沒有接她的銀子,她永遠欠著自己的才好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佳人把今天幫忙譯語的事說了,郭勛還是不肯收她的銀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已經幫了我和我哥很多忙了,我不想欠你的,你再不收,我生氣了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見她撇過臉,像真的有些生氣,郭勛才把銀子收了:“那我先收著,你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币准讶它c點頭,以后有事也不想跟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已經兩天沒來書院的肖宇文,一到書院秦子鈺就來找他了:“你這兩天都沒來,給我寫的功課好了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宇文懶洋洋的撐著腦袋把一沓寫好的文章交給他:“去幫我發了,把銀子都收回來,不賒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肖大少爺!鼻刈逾暣饝,幫他把代寫的功課都發了,順便收了十三兩銀子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才十三兩?”肖宇文覺得不應該這么少。書院里有二十來個學生,除開易臨風和郭勛沒找他寫,其他人都找他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子鈺努了努嘴:“喏,那邊的,有幾個人找他寫了,人家比你寫得認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說的是易臨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雪了,他們兄妹倆還穿著單衣,沒有一件御寒的冬衣,老韓家備的木炭也不多,經常燒了上半夜,下半夜就給凍醒了。易臨風也學著肖宇文賺點銀子好給妹妹房間里加幾塊木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宇文往那邊看了一眼,要是別人,他會跟人來個文比決高下,決定這里的活誰干,是易臨風的話就算了,那可是比自己還缺錢的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由他去,我也不在乎這幾兩銀子,你再到別家書院給我找點活,什么都可以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累死啊,每天寫這么多,抄也得幾個時辰抄吧!鼻刈逾暡焕斫,他每天有個十來兩的進賬,隔三差五約那些姑娘小姐們聽曲喝茶也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明年春天就有科舉考試了,這些人也得拿出點真本事來吧,天天我給他們寫了,不是誤人子弟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南山書院里全都是官宦子弟,不稀得通過科舉來改變命運,但這里面還是有幾個真心來讀書的,易臨風就是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又黄又湿又刺激网站